追蹤
【PMP】-【訓練家・涅路】
關於部落格
【PM In Plurk】
【訓練家・涅路的電腦】
  • 40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【任務/紫荊鎮毒薔薇們的舞會】Shall we dance? Beautiful girl.

*

  不知道是誰悄悄地降下了夜晚的布幕,本以為萬物皆噤若寒蟬的時刻即將來臨,卻又不知道是誰,在紫荊鎮的一處掀起了一股喧囂。

  野生的毒薔薇們正舉行一場華麗的舞會,倆倆相伴成舞,跟上那一二三的節奏而踏著華爾滋的舞步,是艷紅、又是湛藍的玫瑰互相湊合,牽著自己的舞伴翩翩起舞。



  剛下過雨的空氣很新鮮,少年試著深吸了一口氣,感受那沁涼的感覺滲入肺部,接著在大大地吐了一口氣,腦袋似乎又更加清晰,眼前一切的輪廓又好像更為清楚。

  他又試著做了一次深呼吸。這一次除了那種神清氣爽的感覺,同時他也發現一股淡淡的香甜氣味偷偷地混雜在滿溢鼻腔的空氣中。訓練家少年愣了愣,眨了眨眼,四顧盼望著,想尋找著來源。

  四周皆為開得燦爛的植物,被蒙上夜晚的黑色,但那些生來就艷麗的花朵們似乎不想就這麼被掩蓋,反而更加努力地在黑暗中綻放光彩。在視線有些昏暗的狀況下,深褐色的眼理映滿五顏六色的微光。

  像是夜晚裡美麗的奇蹟,那在夜裡像寶石般閃爍著的花朵們,照著一條小徑,蜿蜒而前方不明的小徑,他有些擔心地佇足在原地,眼神不過是放向道路的前方,想要窺探底處是怎麼樣的桃花源,卻又害怕是充滿危機的深淵。

  然而好奇心促使他有了邁開步伐的念頭,正要舉步的同時,後腿被小小的生物給撞了下,似乎是要讓自己注意牠似的。

  看著自己夥伴的樣子,不住蹲下身子來,仔細地端倪著對方神情的變化,好像是有點害怕。

  少年將額前略長的瀏海撥了一下,輕聲安慰著自己的得力好夥伴──火雉雞謝德。站在一旁的四季鹿季德則也彎下了身子,以鼻尖蹭了蹭火雉雞謝德,似乎告訴著牠「沒事的」。

  帶著自家夥伴,涅路深吸了一口氣,又是一陣清淡的香甜味竄入鼻腔,他的嘴角不覺地上揚,懷抱著一種期待又害怕的矛盾心情踏出腳步。



  閃爍著色彩的艷麗花朵開滿小徑的兩側,一路伴隨著一人和兩神奇寶貝。涅路踏著不疾不徐的步伐,一路上也沒開口對自家夥伴說什麼,就只是四處看看,並且注意腳下不會踩到那些花兒或是小草。

  他注意到,沿著這條路往下走,漸漸地,香氣愈來愈明顯,環繞在自己四周圍,令人感到放鬆而夢幻的錯覺,他臉上的笑意勾得更深了。



  撥開了被草叢擋住的道路,霎時間,一抹皎潔的月色灑在草叢後的青綠空地上,而現在那兒有許多成雙成對的毒薔薇跳著舞,心情愉悅地哼著歌──是舞會。

  突然被這銀色的光線照得有些睜不開眼,他瞇著眼,漸漸習慣這亮度後,看著這盛大而熱鬧的場面。

  每一組都跳著頗具有美感的舞步,跟上牠們嘴裡哼著的節奏,向前一步、向後一步、轉圈,每個舞步都令在一旁觀看的他內心也有了雀躍的感動,或許有機會也想要找個人像這樣跳著舞吧。

  不過以他這樣的個性恐怕是很困難的。他自己也知道,只是有些失落地笑了,搖了搖頭。

  原本就要坐在一旁看著毒薔薇們的舞蹈,倏地,一抹小小的身影晃過深褐色的餘光,是個和自己很像,有些膽怯的身影,微微顫抖著。他將頭轉了過去,緩緩地接近牠──那是一隻毒薔薇,沒有舞伴的毒薔薇。

  「……?」他看著那隻毒薔薇,仍舊不停地顫抖著身子,似乎害怕著眼前的人類。

  ──被當成壞人了呀。涅路這麼想著,他試著露出笑容想要讓自己看起來更加富有親和力,以表示自己絕無惡意。而這時,毒薔薇僵硬的身軀也稍稍地放鬆了點,涅路又再度笑了笑。



  「怎麼了呢?」少年問到毒薔薇,而後者不過又低下了頭沒有多做什麼動作。

  涅路看了看自家的兩個夥伴後,又再度將注意力放在這隻小小的毒薔薇,遮遮掩掩的動作使得他更加注意牠身上不一樣的地方。



  牠是朵不夠完美的毒薔薇。


  彷彿是由神奇寶貝自己說道,涅路從牠的表情中看出了這一點,包括牠不斷遮掩的,正是那兩朵有著瑕疵的玫瑰花。

  牠的紅有別於在空地上任何一隻毒薔薇,說顏色不夠飽和,還差那麼一點會更完美;那藍色也不夠湛藍,怎麼會讓人發起憂鬱的藍呢?還有一些花辦顯得乾枯缺乏水分。就是因為這樣才自卑的吧?涅路這樣想著。

  這時,涅路的臉頰被蹭了蹭,他將頭轉向一旁,原來是自己的四季鹿季德。「……」涅路伸手撫了撫四季鹿的臉頰,牠似乎想告訴主人什麼。盯著牠的眼睛,涅路點了點頭。

  「去吧、季德。」他這麼說道,抱起了火雉雞謝德走向一旁,就這麼留下毒薔薇及四季鹿。

  「チャモ!」火雉雞謝德似乎是想要告訴主人什麼的,涅路只是搖了搖頭,示意牠好好看著就是,對自家的四季鹿投以信心的眼神。



  毒薔薇仍然自卑地低著頭,兩朵玫瑰也不知道要藏到哪裡去,但見四季鹿季德沒有動作,牠像是下定決心般的試著將兩朵玫瑰向前伸。但待了許久,對方卻一點動靜也沒有,牠沒有抬頭,想必是離開了毒薔薇前方或是一種變相式的拒絕?

  在一旁看得緊張,涅路一開始還不明白四季鹿季德離開那裡的原因,不過又沒過了多久,牠嘴裡叼著一朵白花,又走回了毒薔薇面前。將身子輕輕彎下,以白花去觸碰牠那兩朵玫瑰。

  毒薔薇怯怯地抬起了頭,見了四季鹿微微笑著的模樣,眼淚就不住啪搭啪搭掉了下來,四季鹿季德沒有不慌不忙地讓白花接近了毒薔薇的臉蛋,臉上因哭泣而泛著紅暈,與白花正好成了比對。

  接著,四季鹿季德開始緩慢地繞著毒薔薇,不時彎下身子,似乎是請牠接受這支舞的邀約。

  像是說著「Shall we dance?」

  毒薔薇開始舉著兩朵雖不完美,但還是很漂亮的玫瑰起舞。四季鹿跟上牠的動作,在旁人來看,也是一幅很美麗的景像。

  也許在那月光照得明顯的空地上,在這也許稍嫌暗了點的一處,也有足以贏過所有毒薔薇的,最美麗的一支舞。

  毒薔薇漸漸在舞蹈中露出了笑容,而四季鹿臉上也勾深了嘴角的弧度,顯得相當享受這支舞。



  訓練家涅路在一旁看得陶醉,他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美麗的舞蹈,那是由於四季鹿季德能夠看到那隻毒薔薇最美麗的地方吧,像是現在牠笑著的樣子,又由如一朵美麗的花盛開。

  「真是恭喜了呢。」抱緊了懷中的火雉雞謝德,涅路低聲的為那隻毒薔薇感到開心。

  雖然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,但是這對四季鹿季德和毒薔薇來說,一定是稍嫌短暫的長度。因為越是感到歡樂的時間,總是悄悄地溜走,而那些美麗的畫面則一直停留在彼此的記憶長河中。

  「還開心嗎?」回到主人身邊的四季鹿季德被涅路摸了摸頭:「你做得很好喔,季德。」



  原本轉身要走的他們,因一個小小的身子而停下了腳步。人類笑了笑,看著那小小的毒薔薇,玫瑰花上頭還有一朵白花,像是要送給他們似的,高舉在上頭。

  「謝謝妳。」涅路笑著說:「Beautiful girl.」



《FIN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